您现在的位置是:365在线体育 > 365在线体育比分 >

“矿机门”举报事件新进展 华铁应急回复交易所

2021-08-23 15:11365在线体育比分 人已围观

简介酒瓶门事件此前,亿邦国际董事长对华铁应急涉嫌财务造假等三宗罪的实名举报+一百多页的公开举报材料,将两家上市公司一桩多年的合同纠纷彻底公之于众,引爆了舆论场。 随后事件在双方的...

  此前,亿邦国际董事长对华铁应急涉嫌财务造假等“三宗罪”的实名举报+一百多页的公开举报材料,将两家上市公司一桩多年的合同纠纷彻底公之于众,引爆了舆论场。

  随后事件在双方的拉扯中持续发酵:上交所向华铁应急下发监管工作函、华铁应急发澄清公告“否认三连”并连夜开发布会表示公司已报案、亿邦国际在官方公众号上质疑并公开更多证据、上交所向华铁应急下发问询函、亿邦国际准备好的二次新闻发布会再三延后临时取消。

  8月10日晚,上交所下发问询函,要求华铁应急在5个交易日回复并披露。8月17日晚,回复期限的最后一天,中证君从华铁应急方面获悉,原本公司于当晚就要出具的回复公告,提交至交易所后,但被要求补充完善更多细节,延后至8月18日晚才进行披露。

  2018年,华铁应急全资子公司新疆华铁向亿邦国际子公司亿邦通信购买8万台云计算服务器,也就是“比特币矿机”,总额4.03亿元,每台5040元。

  亿邦国际董事长胡东表示,8万台矿机交付上线亿元余款未支付。华铁应急却表示,公司实际只收到2.4万台矿机,剩余5.6万台是第三方公司浙江纽博签收,并不归公司所有。亿邦方面却不买账,并表示,“浙江纽博”是华铁应急实控人胡丹锋姐姐胡月婷的公司。

  华铁应急实控人胡丹锋在8月9日晚间的说明会上表示,十年前,姐姐胡月婷在浙江纽博的确有入股,后来股份转掉了,和华铁应急没有关联关系。华铁应急代理律师陈家曹认为,争议的焦点在于是谁买的矿机,那批矿机并非由新疆华铁购买,亿邦方面的所谓质疑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8月10日,亿邦通信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文驳斥称,浙江纽博的实际控制人仍然是胡月婷,并表示,亿邦将适时公布其他证据。

  随后,上交所在8月10日晚的问询函中表示,要求华铁应急补充披露公司与亿邦通信之间签订服务器买卖合同后,浙江纽博与亿邦通信产生往来的过程和原因,以及浙江纽博与上市公司及实控人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浙江纽博是否代上市公司签收相关服务器?

  8月18日晚,华铁应急就此回复了问询函,简言之就是,华铁方面此前结清了收到的2.4万台矿机货款,但在矿机对外租赁过程中,由于比特币价格下降,加上亿邦通信交付的矿机耗电量大,导致华铁方面严重亏损,所以剩余的5.6万台矿机华铁不买了,并告知了亿邦方面,钱也不付了,货也不用出了。

  但亿邦方面需将其余5.6万台矿机继续出售,胡丹锋通过胡逸舟向浙江纽博股东俞忠良引荐了亿邦科技,最终亿邦科技向浙江纽博交付了5.6万台服务器,有亿邦科技董事、合同经办人章昊的证明、浙江纽博确认的到货签收单、章昊在公安的笔录、亿邦实际控制人胡东的录音等证明予以证明,同时浙江纽博经办人陈宝清也在公安的笔录中承认收到5.6万台服务器。

  至于胡丹锋姐姐胡月婷在其中的角色,华铁应急表示,经核查,胡月婷确认其与纽博实业不存在关联关系,公司对浙江纽博经办人陈宝清进行了访谈,陈宝清确认5.6万台服务器为纽博实业需要所采购并由其本人接收,不存在代上市公司签收的情况。

  此案还引发广泛关注的一个重点,便是亿邦国际在举报中提到,新疆华铁购买的矿机所对应的其中一个比特币挖矿矿池、矿工号、比特币收益及比特币钱包地址全部归属于一个手机号码,该号码用户是胡丹锋妻子潘倩,上述手机号码对应的比特币钱包地址有五个,通过比特币区块链浏览器查询得知,挖矿所得的比特币数量达4418.895748枚。

  8月9日晚,胡丹锋在华铁应急的说明会上表示,“比特币矿池是任何人都可以注册的,属于观察账号,用来查看设备是否在运行,而比特币挖出来是直接到钱包里的,亿邦混淆了概念。我们拿的是固定回报,比特币的处理是属于租赁商的,这两个账户没有必然的关联性。”

  亿邦通信在8月10日的发文中表示,胡丹锋提到的挖矿账户是由潘倩的手机号注册的,需通过潘倩的手机验证码后,才能将涉案的5个比特币地址填入潘倩的挖矿账户,同时,2019年,上述比特币地址曾同时给其他比特币地址转载,由此可证,以上比特币地址属于同一个比特币钱包,而同一个比特币钱包只能归一个人所有。

  亿邦通信还指出,上述比特币账户曾用于支付华铁应急的矿机电费,并附上部分微信聊天截图以“佐证”。

  上交所在问询函中也要求华铁应急补充披露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配偶自2018年以来是否持有或曾经持有比特币,并说明实际控制人及配偶是否存在侵害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

  华铁应急对此回复表示,新疆华铁为矿机租赁方,向客户计算收取租金,且作为矿机设备的持有方,需要查看矿机产生的收益与运行情况等,而潘倩账户名下的钱包地址由矿机运营方提供,由运营方统一收取矿机挖出的比特币,随后用比特币或将比特币变现后支付相关费用,剩余收益归属承租方。

  华铁应急还表示,2019年起,因公司不再经营比特币“矿机”租赁业务,该比特币矿池账户也随后注销。胡丹锋及配偶潘倩自2018年以来未曾持有过比特币的情况,不存在通过侵占上市公司比特币进而侵害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

  一位比特币矿机从业人士告诉中证君,争议焦点中的矿机归属权问题,应该是谁出资买下的矿机,矿机的归属权就是谁,至于矿机在挖矿中产生的效益归谁,需要有合法的依据。“上市公司买了一批设备,这属于资产,但在过程中产生了效益,效益归谁?如果是托管,肯定在之前就要跟托管方达成协议。固定资产跟其产生的收益是两个概念。”

  根据亿邦国际方面的举报材料,2018年6月至11月期间,新疆华铁及关联个人以及供应商合肥科铭代新疆华铁共支付矿机托管费5499.81万元,新疆华铁关联个人杨涛等共计支付给洪佳俊托管费3135.67万元,共计8635.48万元,但对外披露的托管费用仅5463.79万元,少计成本费用3171.69万元,涉嫌财务造假。

  对此,胡丹锋表示,新疆华铁在涉足矿机领域后,公司确实有员工参与了比特币买卖,此事与华铁应急无关,公司员工与矿机托管公司的账务往来,只是他们之间关于比特币的交易,与新疆华铁的电费支付没有关系。

  而亿邦方面表示,胡丹锋提到的“几个员工”支付电费,是在胡丹锋授权下进行的,相关费用支付代表华铁应急,而非个人行为,并在公号文章中附上微信聊天截图以及支付明细等。

  上交所在问询函中要求华铁应急补充披露:媒体报道中提到的相关方是否曾向托管方支付托管费用,及其支付托管费用的原因和具体金额;相关方是否系代替上市公司支付托管费用,与上市公司及关联方之间是否存在资金往来;上市公司2018年发生的托管费用的具体金额、相应的托管方,是否存在少计托管费用的情况。

  华铁应急表示,5463.79万元费用没错,但其中858.65万元为公司员工杨涛等人卖比特币所得,陈宝清用这些人的手机号注册比特币账号并绑定了他们的银行卡,将其账号上的比特币转到他们的比特币账号并卖出,卖出的钱回到绑定的银行卡上,陈宝清再让他们将这钱用于支付电费,收款方是新疆华铁供应商,与公司及其关联方无关。

  而其余的钱,涉及到的个人并不是公司员工,是陈宝清的朋友,是为陈宝清支付托管费的相关费用,资金来源于其他第三方,与公司及其关联方无关,公司不存在少计托管费用。

  华铁应急这份姗姗来迟的澄清回复函,不知能否让准备好爆更多料、差点二次召开新闻发布会举证却因“政府有意协调双方协商”而临时取消的亿邦通信买账?

Tags: 酒瓶门事件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1446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